印度想靠“秀肌肉”打败中国?快醒醒吧!

印度想靠“秀肌肉”打败中国?快醒醒吧!
近期,印度军队动作频频:“阵风”战机列装、“烈火-5”弹道导弹试射……印度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更是嚣张宣称,“目前印度头号敌人是中国,而不是巴基斯坦”。有印媒自吹印度新一轮军改取得成果显著。对此,分析人士指出,印度本轮军改面临多重阻力,现在谈成果为时尚早。妄图通过“秀肌肉”的方式向印度国内展示莫迪政府的强硬姿态,也无法掩盖印军后勤保障能力整体漏洞很大的事实。
咪乐|直播|官方苹果版 于是她开始越来越多地入群,有广场舞的、字画的、社区的、老同事的,甚至自己学着建微信群。

SRC_HT~3

     印度又在蠢蠢欲动了。拿边境做文章,印度越来越无下限。

  据《今日印度》、印度电视台等多家印媒报道,印度政府向该国最高法院表示,印军需要在中印边境有更宽的公路,从而满足运输“布拉莫斯”导弹和其他军事装备到达指定地点的需求。印度总检察长韦努戈帕尔甚至声称:如果不能将这些导弹发射器和重型机械移至中印北部边境,那么如果爆发战争,印度将如何打仗?

     据印媒报道,印度此前发布一项“野心勃勃”的查尔达姆公路计划,打算用这条全长900千米的公路,全天候连通印度北阿坎德邦的四个朝圣地。

  资料显示,“布拉莫斯”是印度军队目前最先进的远程超音速导弹,最大飞行速度约3马赫,最大射程超过400公里,可以从潜艇、水面舰艇、飞机以及陆基平台发射。印度陆军从2007年开始装备陆基型“布拉莫斯”导弹,现服役有两个型号,具有一定的精确打击能力,并先后组建了三个导弹团。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4181353275_1000&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事实上,围绕拓宽该公路一事,印度国内此前有反对声音。据报道,该国非营利组织“Citizens For Green Doon”曾向最高法院发出反对拓宽公路的请愿,称该工程将由于砍伐森林和破坏生态系统,从而导致大规模山体滑坡和其他环境灾难。对此,印度最高法院对此回应声称“国防和环境需求必须平衡”,需要采取“微妙”的方法。

  虽然中印边界线全长约2000公里,历史上从未正式划定过,但两国按照双方的行政管辖范围,早就已经形成了一条传统习惯线。只是近年来印度越来越无底线,不断在中印边境地区制造事端。2017年6月,印度边防部队就曾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挑起长达73天的洞朗对峙事件。2020年6月,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又非法跨越实控线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蓄意挑衅。

  明明是自己制造事端,但印度却常常颠倒黑白,大肆抹黑中国。比如,今年9月28日,中国边防部队按计划对中印边境中方一侧东章地区进行例行性巡逻,中途遭遇印方无理阻拦,中方官兵坚决予以反制,在完成巡逻任务后返回。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无底线的印媒却疯狂炒作中国士兵“越线”被扣。纵观多次事端,铁的事实依据充分证明是印方蓄意挑衅在先,严重违反双边协议协定。

  无论印度如何炒作也无法掩盖印军后勤保障能力整体漏洞很大的事实。此前印度媒体就曾多次报道,冬季来临时,印军在高原高寒地区面临着物资运输困难,营房建设落后、水资源匮乏以及高原并发症严重等诸多现实难题。妄图通过“秀肌肉”的方式向印度国内展示印度政府不会在“主权问题”上妥协,最终只会增加边境摩擦对两国关系的全面破坏性,得不偿失。

“印度的头号敌人是中国,不是巴基斯坦”

src=http _n.sinaimg.cn_sinakd20211113s_202_w641h361_20211113_eb85-c393c5e1914808bfd2f44456baf546c9.jpg&refer=http _n.sinaimg.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据印度Times Now新闻网报道,印度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在出席媒体论坛活动时表示,“目前印度头号敌人是中国,而不是巴基斯坦”。

  拉瓦特说,自去年的边境冲突发生后,印度和中国在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增设基础设施、军队和军事装备,而印度已做好准备,“应对发生在边境地区和海上的任何不幸事件”。缺乏信任,以及与日俱增的疑虑感,正使印中边界争端难以解决。他认为,印中两军首先应“脱离接触”,然后实现“局势降温”,“重点是回到去年4月之前的最初状态”。拉瓦特同时承认,目前印方相较于中方在基础设施上处于劣势,因此印方强调双方等距离的撤离。

  拉瓦特还声称,中国正在实控线附近建立村庄,但他同时强调,中方村庄都在实控线的中国一侧,美国五角大楼日前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提及的“中国在印度领土上修建村庄”说法不实。《印度斯坦时报》称,拉瓦特的此番言论具有“特殊重要性”,因为他是在五角大楼发表报告之后作此表述的。

  拉瓦特宣称,中国态度有可能会变得不友善的设想,加上与阿富汗塔利班有关的安全议题,以及巴基斯坦议题,使得印度军队进行重组,在北部和西部边境地区各设战区司令部,成为必要步骤。拉瓦特还声称,如果要与中国作战,印将会同时争取美国和俄罗斯的支持。

印度军队的重组改革前景不明

  近期,印度军队动作频频:“阵风”战机列装、“烈火-5”弹道导弹试射……有印媒称,这是印度新一轮军改取得的成果。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印度本轮军改面临多重阻力,现在谈成果为时尚早。

  印度新一轮军改试图革除军事体制弊端,理顺军政关系。在宏观层次,推动全军战区化改革。首先,新设国防参谋长一职,统一协调陆海空三军。加强文官与军方之间的沟通协调,将军方意见直接纳入政府决策体系,改变此前仅由文官出身的国防部长参与决策的状况。其次,提高三军协同作战能力,计划将原有19个司令部整合为5个战区司令部,推动军事指挥系统向战区转型。再次,尝试制定统一的国家安全战略。

  在中观层次,印度着重整合军事指挥体系。为此,印军一直设想组建新的独立战斗部队——“一体化战斗群”。印媒称,2022年初,首批“一体化战斗群”将独立于现有编队。每个“一体化战斗群”约有5000名士兵,由装甲兵、步兵、防空兵、工兵、炮兵、通信兵组成。印陆军参谋长纳拉瓦内介绍说,印军组建“一体化战斗群”,意在探索诸兵种一体化作战模式。

  在微观层次,印军试图精简非作战机构、培养基层军官、完善后勤保障等。2019年,印度国防部长批准设立新的信息战部门,以满足未来战场、混合战争需要;将规划战略部与总军械部两个独立部门合并为能力发展与维持办公室;设立作战副参谋长职位;在军内建立反腐与人权机构;将229名校级及以下军官调往一线部队……

SRC_HT~4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印军朝着精简化、战区化、信息化方向改革过程中,面临诸多阻力。

  一是文官与军方关系仍难理顺。印度军队长期受文官领导,服从政府决策而不参与政策制定。印度政府担心职业军人长期担任重要岗位,会增加军人干政风险。这也是印度总理莫迪任命首任国防参谋长时,遭遇重重阻力的原因。在军改背景下,军方意见将被更多纳入政府决策,这对政府和军方都是新的考验。

  二是印军内部军种隔阂由来已久。印度三军各自为政,争资源、争地位是家常便饭。他们都试图将国防资源用于自身武器装备发展和力量规模扩大。此前,印度采购22架AH-64E“阿帕奇”直升机,计划装备空军,但陆军强烈要求将其中一半交付自己。在遭到空军拒绝后,陆军转而要求采购39架该型直升机。有分析人士指出,根据印军传统,由拥有深厚陆军背景的官员主持建立战区司令部体制改革,很难得到海空军认同。

  三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低迷影响,印度许多计划内军改措施不得不推迟。作为全球最大武器进口国,印度面临整合多元复杂武器装备的难题。为摆脱对外国武器装备的过度依赖,实现所谓“国防自主”,印度曾对数百种武器颁布进口禁令,但未取得明显效果。

  需要指出的是,印度本轮军改建立在莫迪及其所在人民党的强势推动下,许多改革措施的时间节点都设定在莫迪第二任期结束前。考虑到印度推动国内改革步伐缓慢,此轮军改是否依然“雷声大雨点小”,仍需继续观察。

三番五次宣扬所谓的“净安全提供者”

SR7C52~1

  印度国防秘书阿贾伊·库玛上周在参加第三届“果阿海洋会议”时表示,“印度希望海洋邻国要理解印度‘合法的海洋关切’,印度海军将继续发挥人道主义救援减灾中第一响应者和净安全提供者的作用”。

     此前,印度总理莫迪以视频形式主持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期间,也特别强调了印度作为印度洋“净安全提供者”的角色和作用。“净安全提供者”是什么,印度为什么三番五次提“净安全提供者”角色?

  实际上,“净安全提供者”一词由美国首先使用。在2009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示,期待印度成为印度洋的“净安全提供者”。很显然,美国寄希望于印度在印度洋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以承担更多安全责任。而且作为“净安全提供者”,首先需要与之相匹配的国防与军事实力,这必然会刺激印度增加对来自美国的武器进口。

  不管美国的战略考量是什么,自此印度不断在多个场合强调“净安全提供者”角色。这是因为“净安全提供者”这一术语与印度的海洋安全观以及印度洋战略目标相辅相成,恰好满足印度寻求承担在印度洋安全责任与领导者角色的强烈愿望,也迎合了印度门罗主义思维下寻求在印度洋安全治理中发挥“中心”作用的心理。

  印度的战略目标,不仅追求在南亚次大陆的主导地位,而且追求在印度洋独一无二的影响力,最终目标是成为“有声有色”的世界大国。在印度的战略思维之中,印度洋是“印度之洋”,这首先需要其有能力成为印度洋的“净安全提供者”。

  虽然印度学界和政界对于“净安全提供者”这一概念的解释是模棱两可的,而且对于印度是否准备好或有能力承担这一责任也存在诸多争议,但是“净安全提供者”依然成为印度官方频繁使用的一个词。这反映出新德里希望在整个印度洋发挥主导作用,并具有将其战略影响力扩大到太平洋的愿望。

     自莫迪执政以来,更加频繁地使用“净安全提供者”。2015年,印度修订并发布题为“确保海洋安全:印度海洋安全战略”的海洋军事战略。其中,花了一定篇幅阐明了为什么印度希望在其感兴趣的领域成为“净安全提供者”,并在文件中确定了这一概念的内涵。“净安全提供者”旨在维持区域内实际的安全状态,应对海洋环境中普遍存在的威胁、风险以及不断上升的挑战,并具备监控、遏制和反击这些威胁的能力。

  作为印度洋最大的军事强国之一,印度为了承担“负责任”的“净安全提供者”角色,近年来花费大量资金购买武器装备和进行国防现代化建设,但印度的军事“硬实力”还是远远不能与其“净安全提供者”角色相匹配。即便如此,这也丝毫不影响印度对这一概念的使用。

  当前中印关系中的“印度洋问题”日益凸显。在印度洋,印度真正担忧的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对印度在印度洋实现地区霸权最直接的威胁是美国以迪戈加西亚等基地为依托的军事存在。但在印度看来,印度的安全取决于印度洋的安全,印度在印度洋面临来自中国方面日益加剧的海上威胁。联合美国制衡中国在印度洋不断上升的影响力,已经成为印度海洋战略的一个主要目标。

  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中方维护国家主权的决心意志坚定不移,印度必须认清事实。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复苏艰难曲折,亚太地区既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也面临诸多风险挑战。印方作为世界多极化进程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应当恪守两国两军有关协议协定和共识,切实拿出诚意和行动,以实际行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来源:环球网、观察者网、参考消息、中国国防报等综合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