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夏学理:临期AZ疫苗开打 台湾民众自求多福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网友评说      2021-11-30 16:17:44
咪乐|直播|在线观看|直播|在线观看   同时,还存在同一位用户在不同网站之间数据被共享这一问题,许多用户遇到过在一个网站搜索或浏览的内容立刻被另一网站进行广告推荐的情况。

微信截图_20211125155649

当新冠疫苗药商已然获得美国等政府援引法律,得以豁免包括:疫苗无效或引发严重副作用之免责、豁免赔偿义务,恐任谁也无法要求疫苗厂商提供保障、遑论负责!(台湾《中国时报》资料照)

岛内数家媒体于日昨报导,有民众反映:“他前往预约的诊所接种第二剂AZ疫苗,接种前,医师跟护理师拿出当天要施打的疫苗罐子说明。他一看,惊觉竟是日前引发争议的“即期AZ疫苗”,心里就开始挣扎该不该打!?医师看出他的心中疑虑,遂跟他说明:“只要在期限内,都有受到药厂的保障”,他才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接种”。但,真的是这样吗?

以“只要在期限内,都有受到药厂的保障”这段话上网搜寻,即可发现不少媒体的新闻链接、热门入口网站,以及个别网页、博客、脸书……等,皆做了全文转载。然此“只要在期限内,都有受到药厂的保障”的陈述,以及如台湾防疫医学会理事长王任贤对媒体所说:“只要疫苗没有过期,接种疫苗都在安全许可范围内,也有受到药厂的保障,民众放心打没有问题”的“受到药厂保障”,皆非属正确之信息,台当局疫情指挥中心与卫福部门实有必要对此做一正式澄清说明。

以美国为例,早在2005年,美国国会即通过“公共紧急事态准备法”(the Public Readiness and Emergency Preparedness Act, PREPA),对医疗对抗措施提供“侵权责任豁免”。该法案之目的,在于保护医药产业不受大量诉讼追诉,以确保在紧急事态下,各式对抗疾病之对策能够被采用,以对抗各种疾病大流行之发生,且能让药品制造商愿意随时开发、生产、供应药品与疫苗。

反观台湾,虽未直接订有“侵权责任豁免”之相关规定,但依台湾地区“传染病防治法”第51条规定:“台当局主管机关于传染病发生或有发生之虞时,得紧急项目采购药品、器材,惟应于半年内补齐相关文件并完成检验。无法办理前项作业程序,又无其它药品可替代者,台当局主管机关得例外开放之,并向民众说明相关风险”,则是为本次新冠疫苗“紧急用户许可证”(EUA)之法源依据。

此外,即使在上揭之“传染病防治法”里,实未明文免除药品供货商之民事赔偿责任,然依照防疫指挥官陈时中部门主管,于本(11)月16日在台民意机构接受质询时所说:“台湾有法律、有药害救济制度”,即可知若不幸因注射新冠疫苗造成伤害,则民众循“药害救济法”,向台当局请求最高300万元(新台币,下同)的救济补偿,应才属正确无误(按:另一说是依《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征收及审议办法》,可请求最高600万元的救济补偿)。

再就实例而论,在民间自发之“BNT疫苗捐赠案”上,虽系由鸿海永龄基金会、台积电,以及慈济基金会分别出资,但在“捐赠契约”上,却是由台当局直接同意,给予德国BioNTech原厂“免责及司法豁免权”。此外,另虽曾有学者论及“消费者保护法”并无排除疫苗接种损害的求偿权,惟因疫苗本身的不确定因素,以及施打的紧急处置性等,均可能导致疫苗施打受害者,难以向药商请求损害赔偿。

综上,当新冠疫苗药商已然获得美国等政府援引法律,得以豁免包括:疫苗无效或引发严重副作用之免责、豁免赔偿义务时,除非有人能证明药商自源头开始,即有“存心出错”之恶性犯意,否则,恐任谁也无法要求疫苗厂商提供保障、遑论负责!是以,第一线医疗工作者就“疫苗或即期疫苗”对民众所说的安慰之言,实在不可不慎。

(作者为台湾师范大学教授、前表演艺术所所长)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邱梦颖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

   

百度